河北诸藩叛乱,为何皇帝最后发罪己诏呢?

  大唐大历十四年(779年)五月,唐代宗李豫病逝。三十八岁的李适即位,是为唐德宗。

  李适初登大位,起初锐意进取,决心革除弊政,从宦官手中夺回禁军指挥权,并以杨炎为相,废租庸调制,改行“两税法”,朝廷面貌焕然一新,颇有一番中兴气象。但好景不长,德宗开始重用佞臣卢杞,赐死杨炎,并在全国增收苛捐杂税,致死民怨日深、朝政败坏。

  或许是初期成功施行了新政,让德宗自信心爆棚,他的目光开始转向了那帮骄横跋扈的藩镇。安史之乱后,藩镇废立自专、拥兵抗命的政治乱象贯穿于肃宗和代宗两朝,中央朝廷完全被诸藩玩弄于股掌之间。

  德宗决心铲除那些“名为藩臣、实为异邦”的跋扈藩镇,将权力收归于朝廷。

image.png

  公元781年,河北成德节度使李宝臣病死,他的儿子李惟岳上奏朝廷,企图继任节度使之职,德宗自然毫不犹豫拒绝了李惟岳。早在多年前,成德节度使已经与河北其它藩镇秘密达成了协议,诸藩同心协力抵御朝廷的削藩行动,共同进退,以确保藩镇的世袭制。

  于是,一场由河北诸藩引发的叛乱开始了,成德李惟岳、魏博节度使田悦、山南东道节度使梁崇义三个藩镇联合反叛了。面对河北三藩联合反叛,德宗显然也是做了充分的准备,三条战线同时开战。

  南部战线,以怀宁节度使李希烈为首,联合其它诸道军队,征讨叛军梁崇义。中部战线,河东节度使马燧、昭义节度使李抱真、神策军兵马使李晟,组成联合兵团进攻魏博田悦。

  北部战线,幽州留后朱滔领军进攻成德李惟岳。开局不错,官军节节胜利,叛军望风而逃。战争第一阶段:山南东道梁崇义被杀,平叛大军赢得第一回合;战争第二阶段:成德李惟岳被部将王武俊杀死,平叛大军赢得第二回合。三藩叛乱,已除其二。叛军绝大部分辖区被朝廷收复,叛军独苗魏博节度使田悦龟缩在魏州城内,等着被灭,朝廷平叛胜利近在眼前。但,革命尚未成功,蛋糕已被瓜分。

  德宗自认胜券在握,开始对平叛有功的诸将论功行赏,把从叛军手中收复的地盘,拿出一部分奖赏给有功之臣。德宗等着诸将谢主隆恩呢,可让德宗没想到的是,等来的却是新的叛乱。因分赃不均,原来参与平叛的王武俊(杀死上司李惟岳的那位)和朱滔举兵叛乱,枪口一转指向了朝廷,并援助奄奄一息的魏博田悦。而且,这时候已经不是叛乱三藩了,而是叛乱四藩,分别是成德王武俊、幽州朱滔、魏博田悦和淄清李纳了。由此,整个战场局势瞬间被扭转,官军被打的措手不及,叛军赢得战场主动权。

  建中三年(782年)十一月,叛乱诸藩全部称王,朱滔自称冀王,田悦自称魏王,王武俊自称赵王,李纳自称齐王。建中四年(783年)正月初,起初作为平叛主力的李希烈,也举兵叛乱了;并在河北诸藩的劝进下,自立为天下兵马大元帅、太尉、建兴王,乃有称帝之征兆。

  大唐王朝仿佛一夜之间进入了战国时代,一切都乱套,真是前门驱虎、后门进狼。中原战场形势急转直下,德宗无奈,急忙征调关内军队出关平叛;各诸道军队奉命出关,其中一支是泾原节度使姚令言统率的五千军队。当这支军队抵达长安郊外时,朝廷给他们的饭菜仅仅是糠米和几片菜叶子。

  士兵们一看,忍不住破口大骂:“我们就要死在敌人手中了,连一口像样的饱饭都吃不上,凭什么让我们去拼命”?士兵们一合计,咱们就去抢皇宫吧。就这样,一场劫难来临了。

  于是,历史上著名的“泾师之变”爆发了,哗变士兵抢劫了皇宫,德宗带着少量随从逃出了长安。长安被哗变士兵洗劫了整整一夜,泾原节度使姚令也被哗变士兵拖下了水,只能一条路走到黑。

image.png

  他就把当时因朱滔造反受到牵连而被软禁在家的太尉朱泚请出来了,拥立朱泚登上皇帝的宝座,朱泚于是下令屠杀了李唐皇室宗亲77人。而德宗一路逃到了奉天,各路平叛的军队听说长安丢了,天子逃亡。只好撤出战场,朔方节度使李怀光率领五万大军击败了围困奉天的朱泚,奉天之围解了,德宗命令李怀光收复长安。

  奉天之围解除了,那么导致长安沦陷、天子逃往的罪魁祸首是谁呢?朝野上下意见不一,但作为此次解围功臣的李怀光来说,这一路走来,他只有两个目的:一是勤王;二是奏请德宗诛杀三人。

  哪三人?宰相卢杞、度支使赵赞和神策军使白志贞。宰相卢杞嫉妒贤能,以致朝政腐败;赵赞大肆增加赋税,以致民怨沸腾;白志贞受贿渎职,以致关键时刻无兵可调、长安陷落。

  按说呢,李怀光的要求并不过分,此次叛乱确实与德宗宠幸奸臣、政策失当有很大关系。诛杀奸臣可以起到稳定民心和军心的目的,但德宗不知道哪根弦抽筋,在卢杞的挑拨下,对李怀光产生了猜忌,不但不接见一下远道而来救驾功臣李怀光,还毫无赏赐、故意冷落他。李怀光心凉了,带着五万大唐朔方精锐黯然离开了奉天,临走时说了一句话:“吾今已为奸臣所排,事已知矣!”

  看的出来,李怀光已经对这个国家和个人前途感到绝望了。通常一个绝望而又愤怒的人,都是非常危险的,更何况是一支掌握着五万精锐的一方藩镇。后来,李怀光也反了。

  天下已乱成一锅粥,民怨日深,在大臣的建议下,德宗不得已颁发了《罪己诏》,言辞诚恳,真情流露,对参与叛乱的诸藩,除了朱泚之外,都一律赦免。这篇罪己诏颁发之后,鼓舞了全国百姓,赢得民心,将士们都感动的哭了。叛乱诸藩迅速作出了回应,其中田悦、王武俊和李纳表示归顺朝廷。诸藩之间的联盟被瓦解,经过八个多月的努力,称帝的朱泚败亡,德宗总算回到了长安。后面,唐军在李晟的指挥下,陆陆续续平定了李怀光和李希烈,朱滔一看形势不妙,向朝廷请降。

  贞元二年(789年)秋天,历时五年的诸藩叛乱终于尘埃落定,德宗承认了藩镇“世袭制”的合法性。恰恰是朝廷的妥协,才让叛乱中止,一切都回到原点,真是一种讽刺。

  回望这场叛乱的起因,表面上是德宗锐意进取、蓄意削藩造成的,但又何尝不是德宗宠信奸佞、不听谏言、政策失当和猜忌功臣造成的?

  本来一年左右就可以平定的叛乱,却因分赃不均引发了新的叛乱;出关平叛的泾原士兵,却因朝廷的刻薄导致军队哗变、京师陷落;勤王有功的李怀光,却因德宗“惊弓之鸟”之心对其产生了猜忌,被迫举兵反叛。一场接着一场的叛乱,严重打击了德宗的自信心,从此破罐子破摔,不得不说,这真是一场非常奇葩的平叛战争。

  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版权声明:
作者:喜欢历史的小编
链接:http://www.qe583.com/archives/3588.html
来源:爱历史
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,未经允许请勿转载。

THE END
分享
二维码
< <上一篇
下一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