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平与周勃同为功臣,为何一人身居高位另一人屡受打压?

  陈平, 西汉王朝开国功臣,《史记》称之为陈丞相,先后参加楚汉战争和平定异姓王侯叛乱(见异姓诸侯王)诸役,是汉高祖刘邦的重要谋士;周勃,西汉时期开国将领、宰相,也是名将周亚夫的父亲。下面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了相关内容,和大家一起分享。

  陈平不仅是楚汉战场上第一流的阴谋大师,也是汉初朝堂上极具智慧的生存大师,与之相比,性格木讷刚强,少有权谋韬略的周勃就差了好些意思。

image.png

  说到汉文帝即位后周勃屡造打压,而陈平却位居高位而不倒,关键在于一点,智者功高之时懂得进退之道,而莽夫受权势荣耀所惑,极容易得意忘形。

  周勃早年以编织薄曲(一种养蚕器具)为生,骨子里是个粗人,当以太尉之职,挣得诛灭诸吕,拥立新主的第一功后,他就有些得意忘形了。

  汉文帝由代地进京,刚过渭水桥,周勃在野心的驱使下就弄巧成拙地干了一件蠢事,以至于汉文帝对他的印象极坏,戒备心很重。

  周勃干了什么蠢事呢?

  在渭水桥畔,他摆出第一功臣的架势,想屏退汉文帝左右,私献始制于秦始皇时期的那枚传国玉玺。

  用庙堂视角看,私献玉玺有私授皇权的含义,周勃此举有谋求权臣上位的嫌疑。

  汉文帝刘恒不仅有帝王造化,也有帝王城府,因而周勃当场遭到了严词拒绝。

  几乎从那一刻起,周勃日后甚为苦涩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。

  反观陈平,诛杀诸吕的关键阴谋都是他出的,他的功劳与周勃不相上下,但到了迎汉文帝进城即位的敏感时刻,他却把首功的位子让给了周勃。

image.png

  汉文帝刘恒一向以仁厚示人,但刚坐上未央宫的大位,他就呈现出了有为之君的气派,简单说,他不可能做一个受制于臣的皇帝。

  史料记载,进京的当天夜里,汉文帝就颇为强硬地做了一件事——授任自己人宋昌为卫将军,镇抚南北二军;授任张武为郎中令,巡抚殿中。

  汉文帝的这个动作透露出了极明显的信号,他并不信任太尉周勃,为了控制京城,确保皇宫安全,他必须分割周勃手里的军权。

  周勃受权势所惑,应该有过做权臣的念头,但他毕竟不是赵高之流,所以对于汉文帝的强硬举动,他不敢反抗,只能低头顺从。

  汉文帝行事颇有章法,成功夺得最重要的军权后,他便开始向包括周勃在内的朝中诸臣施恩。

  文帝前元元年(公元前179年)十月,刚即位一个月的汉文帝正式颁诏——

  加封太尉周勃食邑一万户,赐金五千斤;加封丞相陈平、将军灌婴食邑各三千户,赐金二千斤。

image.png

  然而,在一片喜庆、祥和的氛围里,陈平却异常的冷静、狡猾。

  《资治通鉴·汉纪五》记载,刚接受汉文帝的封赏,陈平就做了一件耐人寻味的事,他托病要求辞去右丞相的职务。汉文帝意味深长地问他,是否还有疾病之外的原因,陈平老谋深算地回答,在高帝时,周勃的功劳不如臣;这回诛灭诸吕,臣的功劳不如周勃,所以愿意将右丞相之位让给周勃。

  陈平这话,稍有城府即能参透其中的名堂,表面看他是谦让,实际他是以退为进,捧杀周勃。

  陈平当初投奔刘邦受到重用时,率先站出来反对的就有周勃,有这层芥蒂在,加之朝堂向来险恶,周勃理应看透陈平的不良用心,然而因为天性木讷,又受到了权欲的驱使,周勃竟然当仁不让地一屁股坐到了右丞相的位子上。

  这还不算完,《资治通鉴·汉纪五》记载,周勃接任右丞相后常常面呈骄色,每回朝罢,他总是跨着大步趾高气扬地退去。

  面对这样的周勃,汉文帝一边隐忍着,一边酝酿着打压的机会。

  不久,大汉朝堂即出现了这样的一幕——

  一次临朝听政,汉文帝还顾周勃随口问道:一岁之内,天下决狱如何?周勃愣了半天,之后回答,臣不知。汉文帝又问,一岁之内,天下钱、谷出入几何?周勃汗流浃背,茫然不知。

  这时,汉文帝转身问向已改任左丞相的陈平。

  陈平当即答道:此二事各有专职,他们均为臣属下。陛下欲知其数,臣可召来问之。

  听了这话,汉文帝作声道:既然诸事都有人专管,足下作为左相还须主管何事呢?

  陈平跪伏谢罪道:臣诚惶诚恐。陛下不知臣驽钝,使臣待罪于左相之位。臣以为丞相之职,应是上佐天子理阴阳,顺四时;下抚百姓,劝农耕,育万物;外镇四夷诸侯,内统百官使之各尽其职。此上、下、内、外,便是丞相之职。倘有不当,陛下可责臣以罪。

  汉文帝颔首称道:卿言甚是。

  很明显,汉文帝和陈平在朝堂上默契地唱了一出打压周勃的双簧,从周勃的表现看,冲锋陷阵他没问题,担任朝中第一相,他是真不行。

  还好,经过这一遭打击,周勃终于有所醒悟,随后他便上书谢病,请还相印。

  汉文帝没有客气,立即准奏,免去周勃相职,不再分左右相,专一以陈平为丞相,统领百官,总揽朝政。

  瞧瞧陈平,玩阴谋从未失过水准,先辞一个右丞相,转手就将左右丞相全拿到了手里,而且还不遭汉文帝猜忌。

  而周勃,上面得罪了汉文帝,身边又防不住政敌,岂能不遭算计打击。

image.png

  陈平单独为相不到一年,寿终正寝,创造了汉初朝堂上的奇迹,历经高帝、惠帝、吕后、文帝,四世不倒,登峰造极。

  此时,木讷且不识时务的周勃又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,陈平死后,他全身而退才算高明,但他却在汉文帝的假意任用下,竟又一次复出为相了。

  结果可想而知,不久,周勃即被驱出京城,到他所受的封国去了。

  从巅峰再次跌入谷底,昔日叱咤风云的大将军终于被打回了草民的原形,因为担心被杀,他日夜陷在恐慌之中,有时甚至戴盔披甲,令家丁各持兵械,严阵以待。

  庙堂政治很残酷,汉文帝抓住这个机会,以蓄意谋反的罪名将老迈的周勃投入大狱,并有处死的意思。

  所幸那一阶段,大汉朝堂上好人不少,许多人站出来为周勃说话,其中就包括具有权威的薄太后。

  薄太后不满地对儿子汉文帝说,想当初,周勃手掌皇帝玉玺,身兼北军统帅,却没有造反;现如今身居偏远小城,反倒造起反来了,这能教人信吗?汝不知是听信谁的谗言,竟做出此等屈害功臣的蠢事来!

  汉文帝这才收手,赦免了周勃。

  死里逃生后,已成可怜人的周勃常常一个人对着夕阳喟然长叹:“吾尝将百万军,然安知狱吏之贵乎。”

  曾经叱咤风云,到头来小小的一个狱吏在周勃眼中都威严若神明,明代李贽读史至此,写下了八个字:“英雄到此,真堪堕泪。”

  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版权声明:
作者:喜欢历史的小编
链接:http://www.qe583.com/archives/4066.html
来源:爱历史
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,未经允许请勿转载。

THE END
分享
二维码
< <上一篇
下一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