汉中之战蜀汉大胜,为何却没能扩大优势呢?

  蜀汉章武三年(223年)三月,在遭遇“夷陵之战”惨败的次年,刘备重病之际,于白帝城托孤,对诸葛亮说“若嗣子可辅,辅之。如其不才,君可自取”。然而,关于刘备说这番话的真实意图,自古以来争议颇多,那么这句话到底该如何理解呢?

  建安二十四年(219年),刘备攻占汉中之后,占据荆州三郡、益州、汉中的蜀汉势力达到顶点,然而相较于曹魏和东吴来说,蜀汉的实力仍然是最弱的一个,汉中之战虽然取胜,但蜀汉亦是元气大伤。

  夷陵之战蜀汉损失惨重

image.png

  同年夏,襄樊之战爆发,至同年冬,因东吴自背后偷袭,关羽兵败身亡,蜀汉丢失荆州,蜀汉遭受重创。章武元年(221年)七月,刘备以为关羽报仇为名,为了重夺荆州,发动夷陵之战,然而却遭受惨败,对于根基本就薄弱的蜀汉来说,接连遭遇两场惨败,蜀汉已是元气大伤。

  而相较于国力的损耗,蜀汉在人才方面同样损失惨重,根据《三国志》的记载,蜀汉最鼎盛时期,“诸葛亮为股肱,法正为谋主,关羽、张飞、马超为爪牙,许靖、麋竺、简雍为宾友。及董和、黄权、李严等本璋之所授用也,吴壹、费观等又璋之婚亲也,彭羕又璋之所排摈也”,鼎盛时期的蜀汉,可以说是人才济济。

image.png

  然而到白帝托孤时呢?关羽、张飞、马超、法正、麋竺已死,简雍这一时期大概率也已经死了(建安十九年后已不见记载),许靖本就不受刘备待见,黄权已经投降魏国,彭羕则已被刘备处死,如今的蜀汉可以说是人才凋敝,也仅剩诸葛亮、李严、吴壹、费观几人,而前文说的很明白,吴壹、费观本就是刘璋的姻亲,实际上刘备所能重用的,无非诸葛亮、李严等少数几人。

  蜀汉不仅人才较少,而且内部存在着严重的派系之争,一是刘备的嫡系,以张飞、关羽、赵云、简雍等人为主的元老派;二是以诸葛亮为首,以马良、马谡、黄忠、魏延、杨仪、费祎等荆襄人士为主的荆州派;三是以谯周、周舒、杜琼、张翼、张嶷、马忠等益州本土士族为主的益州派;四是以法正、李严为首,以许靖、黄权、刘巴、孟达、董和、董允等为主的东州派。

  其中,荆州派乃是刘备的嫡系,但白帝托孤时已经开始衰弱,益州派则一直就是刘备打击防范的主要对象,荆州派则是刘备倚重的对象,而东州派则是刘备拉拢的对象,毕竟东州派作为刘焉父子留下的人马,本就和益州派矛盾很深,而刘备以吴氏为皇后也有这方面的考虑。

  《三国志·诸葛亮传》有载,“章武三年春,先主於永安病笃,召亮於成都,属以后事,谓亮曰‘君才十倍曹丕,必能安国,终定大事。若嗣子可辅,辅之。如其不才,君可自取’”。那么,这个“君可自取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?目前主要流行三种说法:

  说法一:可取而代之。这种说法认为,“君可自取”的“取”字,便是取而代之的意思。尤其是刘备前面那句“君才十倍曹丕”,此时的曹丕已经篡汉称帝,以诸葛亮和曹丕相提并论,不得不令人遐想连篇。不过,诸葛亮想要取刘禅而代之,显然并不容易,毕竟此时的诸葛亮尚无法做到一家独大、大权独揽,他至少还需要刘备的一份诏书,否则根本无法安定内部。

  说法二:可另立国君。虽然刘备以刘禅为储君,但刘备可不止刘禅一个儿子,还有刘永、刘理两个庶子,而刘备在白帝托孤时,不仅将太子刘禅召至白帝城,鲁王刘永也被叫去一同受命。尤其是在裴松之注《三国志·先主传》中,刘备临终时,呼鲁王与语:“吾亡之后,汝兄弟父事丞相,令卿与丞相共事而已”,而且这句话是刘备大声说出来的,因而便有说法认为,刘备这是在暗示诸葛亮,如果刘禅真的不堪大用,那么可以“废长立幼”,改立刘永为帝。而著名三国学者,方北辰先生便持这种意见。

  说法三:可大权独揽。这种说法认为,以诸葛亮和刘备的关系,刘备对于诸葛亮的志向极为清楚,诸葛亮的理想就是做管仲、乐毅那样的良臣名将,而且托孤之前的刘备从未沾染过军队,在军队根本毫无势力,因此刘备所说的“自取”,乃是授权诸葛亮可以大权独揽。也就是说,如果刘禅值得辅佐,那么就尽心辅佐他;如果刘禅胡作非为,那么就不必再理会刘禅,可以大权独揽,自行决定国家事务。

  说法四:试探其忠心。这种说法认为,刘备此举有试探诸葛亮是否忠心的意思,虽然此时的诸葛亮还谈不上大权独揽,但毕竟是荆州派的主要人物,也是此后刘备需要倚重的重臣,如果不能确保他忠心耿耿,刘备又如何放心将朝中大权交给他。而从诸葛亮的反应来看,他似乎也是明白了刘备的心思,因而涕泣曰,““臣敢竭股肱之力,效忠贞之节,继之以死!”

  从蜀汉当时的权力架构,再加上刘备托孤时的安排来看,以及托孤时并非诸葛亮一人在场,因此我认为,此第一种和第三种说法基本可以排除,即使刘备再如何大度,也不会让诸葛亮取而代之,亦或是让他大权独揽。

  而在第二种和第四种说法中,个人更倾向于第四种,毕竟第二种说法的争议性,可以说是由裴松之注引出的,再加上宗法制的影响力,“废长立幼、废嫡立庶”的可能性极小,一旦发生这种情况,极可能导致内部不稳,这对于本就危机重重的蜀汉来说,显然不是个好的选择。

  基于蜀汉彼时的人才架构,刘备为了确保蜀汉权力平衡,刘备的托孤重臣必然以荆州派为核心,再以东州派为牵制,如此一来诸葛亮荆州派首脑的重要性便得以凸显,因而他必须确保诸葛亮的忠心,否则如何放心交接。事实上也是如此,白帝托孤之后,诸葛亮便被封为武乡侯,开府治事,而且还让刘禅以父子之礼厚待诸葛亮,且“政事无巨细,咸决于亮”,但同样又以尚书令李严为,中都护,统管内外军事,在与诸葛亮一同辅佐刘禅的同时,对荆州集团形成牵制。

  如上所述,个人认为四种说法中,最为可信的便是第四种,刘备是在做权力交接前的最后试探,在确保诸葛亮忠心后,这才将朝政大权全部交于其手中。蜀汉章武三年(223年)三月,在遭遇“夷陵之战”惨败的次年,刘备重病之际,于白帝城托孤,对诸葛亮说“若嗣子可辅,辅之。如其不才,君可自取”。然而,关于刘备说这番话的真实意图,自古以来争议颇多,那么这句话到底该如何理解呢?

  建安二十四年(219年),刘备攻占汉中之后,占据荆州三郡、益州、汉中的蜀汉势力达到顶点,然而相较于曹魏和东吴来说,蜀汉的实力仍然是最弱的一个,汉中之战虽然取胜,但蜀汉亦是元气大伤。

  夷陵之战蜀汉损失惨重

  同年夏,襄樊之战爆发,至同年冬,因东吴自背后偷袭,关羽兵败身亡,蜀汉丢失荆州,蜀汉遭受重创。章武元年(221年)七月,刘备以为关羽报仇为名,为了重夺荆州,发动夷陵之战,然而却遭受惨败,对于根基本就薄弱的蜀汉来说,接连遭遇两场惨败,蜀汉已是元气大伤。而相较于国力的损耗,蜀汉在人才方面同样损失惨重,根据《三国志》的记载,蜀汉最鼎盛时期,“诸葛亮为股肱,法正为谋主,关羽、张飞、马超为爪牙,许靖、麋竺、简雍为宾友。及董和、黄权、李严等本璋之所授用也,吴壹、费观等又璋之婚亲也,彭羕又璋之所排摈也”,鼎盛时期的蜀汉,可以说是人才济济。

  然而到白帝托孤时呢?关羽、张飞、马超、法正、麋竺已死,简雍这一时期大概率也已经死了(建安十九年后已不见记载),许靖本就不受刘备待见,黄权已经投降魏国,彭羕则已被刘备处死,如今的蜀汉可以说是人才凋敝,也仅剩诸葛亮、李严、吴壹、费观几人,而前文说的很明白,吴壹、费观本就是刘璋的姻亲,实际上刘备所能重用的,无非诸葛亮、李严等少数几人。

  蜀汉不仅人才较少,而且内部存在着严重的派系之争,一是刘备的嫡系,以张飞、关羽、赵云、简雍等人为主的元老派;二是以诸葛亮为首,以马良、马谡、黄忠、魏延、杨仪、费祎等荆襄人士为主的荆州派;三是以谯周、周舒、杜琼、张翼、张嶷、马忠等益州本土士族为主的益州派;四是以法正、李严为首,以许靖、黄权、刘巴、孟达、董和、董允等为主的东州派。

  其中,荆州派乃是刘备的嫡系,但白帝托孤时已经开始衰弱,益州派则一直就是刘备打击防范的主要对象,荆州派则是刘备倚重的对象,而东州派则是刘备拉拢的对象,毕竟东州派作为刘焉父子留下的人马,本就和益州派矛盾很深,而刘备以吴氏为皇后也有这方面的考虑。《三国志·诸葛亮传》有载,“章武三年春,先主於永安病笃,召亮於成都,属以后事,谓亮曰‘君才十倍曹丕,必能安国,终定大事。若嗣子可辅,辅之。如其不才,君可自取’”。那么,这个“君可自取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?目前主要流行三种说法:

  说法一:可取而代之。这种说法认为,“君可自取”的“取”字,便是取而代之的意思。尤其是刘备前面那句“君才十倍曹丕”,此时的曹丕已经篡汉称帝,以诸葛亮和曹丕相提并论,不得不令人遐想连篇。不过,诸葛亮想要取刘禅而代之,显然并不容易,毕竟此时的诸葛亮尚无法做到一家独大、大权独揽,他至少还需要刘备的一份诏书,否则根本无法安定内部。

  说法二:可另立国君。虽然刘备以刘禅为储君,但刘备可不止刘禅一个儿子,还有刘永、刘理两个庶子,而刘备在白帝托孤时,不仅将太子刘禅召至白帝城,鲁王刘永也被叫去一同受命。尤其是在裴松之注《三国志·先主传》中,刘备临终时,呼鲁王与语:“吾亡之后,汝兄弟父事丞相,令卿与丞相共事而已”,而且这句话是刘备大声说出来的,因而便有说法认为,刘备这是在暗示诸葛亮,如果刘禅真的不堪大用,那么可以“废长立幼”,改立刘永为帝。而著名三国学者,方北辰先生便持这种意见。

  说法三:可大权独揽。这种说法认为,以诸葛亮和刘备的关系,刘备对于诸葛亮的志向极为清楚,诸葛亮的理想就是做管仲、乐毅那样的良臣名将,而且托孤之前的刘备从未沾染过军队,在军队根本毫无势力,因此刘备所说的“自取”,乃是授权诸葛亮可以大权独揽。也就是说,如果刘禅值得辅佐,那么就尽心辅佐他;如果刘禅胡作非为,那么就不必再理会刘禅,可以大权独揽,自行决定国家事务。

  说法四:试探其忠心。这种说法认为,刘备此举有试探诸葛亮是否忠心的意思,虽然此时的诸葛亮还谈不上大权独揽,但毕竟是荆州派的主要人物,也是此后刘备需要倚重的重臣,如果不能确保他忠心耿耿,刘备又如何放心将朝中大权交给他。而从诸葛亮的反应来看,他似乎也是明白了刘备的心思,因而涕泣曰,““臣敢竭股肱之力,效忠贞之节,继之以死!”

  从蜀汉当时的权力架构,再加上刘备托孤时的安排来看,以及托孤时并非诸葛亮一人在场,因此我认为,此第一种和第三种说法基本可以排除,即使刘备再如何大度,也不会让诸葛亮取而代之,亦或是让他大权独揽。而在第二种和第四种说法中,个人更倾向于第四种,毕竟第二种说法的争议性,可以说是由裴松之注引出的,再加上宗法制的影响力,“废长立幼、废嫡立庶”的可能性极小,一旦发生这种情况,极可能导致内部不稳,这对于本就危机重重的蜀汉来说,显然不是个好的选择。

  基于蜀汉彼时的人才架构,刘备为了确保蜀汉权力平衡,刘备的托孤重臣必然以荆州派为核心,再以东州派为牵制,如此一来诸葛亮荆州派首脑的重要性便得以凸显,因而他必须确保诸葛亮的忠心,否则如何放心交接。

  事实上也是如此,白帝托孤之后,诸葛亮便被封为武乡侯,开府治事,而且还让刘禅以父子之礼厚待诸葛亮,且“政事无巨细,咸决于亮”,但同样又以尚书令李严为,中都护,统管内外军事,在与诸葛亮一同辅佐刘禅的同时,对荆州集团形成牵制。

  如上所述,个人认为四种说法中,最为可信的便是第四种,刘备是在做权力交接前的最后试探,在确保诸葛亮忠心后,这才将朝政大权全部交于其手中。

  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版权声明:
作者:喜欢历史的小编
链接:http://www.qe583.com/archives/7640.html
来源:爱历史
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,未经允许请勿转载。

THE END
分享
二维码
< <上一篇
下一篇>>